您的位置: 温州资讯网 > 星座

神葬八荒 第352章:一怒要杀人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5:06

神葬八荒 第352章:一怒要杀人

“玲儿,你为什么不听话啊,”

见到阮红玲丝毫不为所动,少年竟然哭了出來,那瘦弱的身体更是直接扑到了阮红玲的脚下,抱着她的大腿悲伤的哭了起來,

一个大男人,竟然抱着一名女孩的腿哭了起來,可见他究竟伤心到了何等程度,

“袁大哥,我遇到了恩公,相信他一定会帮我们的,”阮红玲泪眼婆裟,突然间转过头來看向赤,顺着阮红玲的目光,那名少年亦看到了一脸淡然的赤,

“恩……恩公,”

少年瞥了一眼赤,满是不信的神色,以他看來,赤那身板实在不咋滴,看起來也不像是有修为的样子,不过,出于礼貌,他还是伸出了手,轻声道:“恩公,多谢你救了玲儿,”

“我叫袁飞强,以后如果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上刀山下火海,我若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一个男人,”

“不必客气,”

见到袁飞强似乎对赤有些冷淡,阮红玲的眉头皱了皱,不悦地说道:“袁大哥,恩公他专门为我们的事情而來,你不能这么沒有礼貌,你这个样子,一点也不像我认识的袁大哥,”

“玲儿,你怎么帮外人说话

,”

“袁大哥,不许你这样说,”

……

看到两人因为这样的小事争论,赤的心头叹了一口气,本想帮他们的心思,亦是一瞬间淡了许多,阮红玲的母亲,令其心底震颤,可是眼前叫做袁飞强的少年,心思却实在不怎么样,

“好啦,如果你们不想我帮忙,那么我就先走啦,”赤低叹了一口气,实在提不起半点心思,袁飞强的反应,已然寒了他的心,

他帮助别人,并不是为了索求那一点点的回报,而是心有感触,故而出手相救,可若是当事人都不愿意,那么他也就沒必要凑着脸过去,以免遭人嫉恨,

“恩公,对不起,”

“你不需要道歉,世事都有定数,如果你们不想我插手这件事,那么我退出便是,”赤轻笑了一声,随后向前走了几步,伸手同时抓住了两人的肩膀,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牢门外守护的修行人,百般聊赖的掰着手指,突然间感觉眼前黑影一闪,等到他反应过來时,却又什么都沒有,他狠狠地摇了摇头,似乎想确定自己刚刚的感觉对不对,

不过许久之后,都不见有什么不对发生,也就沒有放在心上,对于他來说,看守牢门简直是太大材小用,要不是上头有命令,说什么他也不会在这儿受罪,

“嘿,应该是我看错了,”那人摇了摇头,口中低喃了一句,旋即转身继续巡逻,

就在那人蒙在鼓里之际,赤已经带着两人回到了阮红玲家中,只见窄小的房屋中,三道身影逐渐清晰了起來,赤放下肩膀中夹着的两人,低声叹了一句:“世态炎凉啊,”

“恩公,你……”

阮红玲刚欲说话,却被赤摆手止住,只见他拉了几个椅子,示意两人坐下,道:“不管你们要不要我帮忙,但我能够了解一下事情发生的缘由吗,”

“恩公,这是哪里话,当然可以,”阮红玲沒等袁飞强开口,便抢着说道,她心中,还因为之前袁飞强的无礼而感到自责,

“黑衣人,他们想要我利用我的美色,诱惑屠魔岛一个名叫涂天的高层,因为听说他最喜好美色,所以他们要我,潜伏在他的身边,帮他们打探消息,”

“不过,我们大家伙都宁死不从,绝对不会干这样的苟且之事,他们见我态度坚决,因而用我全村人的性命相逼,那天晚上,是他们给我的最后期限,”

“因为恩公的介入,他们的计划出现了破绽,一定是他们察觉到了什么,才会对我我们的村子,下如此的狠手,”阮红玲哭哭啼啼的说完了事情的始末,顿时令赤的心头沉重,

“哼,”

袁飞强将头一偏,显然是对赤非常不满意,对此,赤并不在意,常年在外闯荡,他已然学会了宠辱不惊,

“他们杀了村子里那么多人,就不怕事情暴露吗,”赤皱着眉头,低声问道,谁知,袁飞强听到这句话,突然间跳了起來,大怒道:“谁告诉你村里的人被杀死了,”

“难道,他们沒死,”

赤挑了挑眉,有些诧异地望了一眼袁飞强,说起來也是,除了碰到的阮红玲母亲的尸体,的确沒有其他村民的尸体,难道,他们知晓会有祸患发生,所以早早的避开了,

“他们当然沒死,不过大娘……”袁飞强说到这里,稍稍望了一眼阮红玲,见她的眸子间涌现一股黯淡,到嘴的话又被他吞了回去,见状,赤理解的点了点头,

“那……你能不能带我去见见他们,”

“不行,”

赤的话音刚刚落下,袁飞强立马一声回绝,在他看來,赤保不住就是那群黑衣人一伙的,沒有取得他的信任之前,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暴露村民的行踪,

“袁大哥,恩公不是坏人,告诉他吧,”

“况且,我也想去看看各位叔叔伯伯,大婶大妈们,所以能不能请你带一下路啊,”阮红玲皱了皱秀眉,轻声哀求道,闻言,袁飞强愣了愣,随后再看了看眼前的赤,终于点了点头,

“玲儿,你知道我是不会拒绝你的,只是希望不会为他们招惹祸患才好啊,”袁飞强若有深意的叹息了一声,依旧沒有放松警惕,

谈妥了之后,三人立马启程,一路赶往村子旁边的小丘陵,约莫三个时辰过后,几人來到了一处人群聚集地,

几个帐篷歪歪扭扭的摆在地上,从中有几名面黄肌瘦的人影,看他们苍白的脸色,显然好几天都沒吃过饱饭,甚至于,有几个小孩正瑟瑟发抖的蜷缩在一起,互相取暖,

看到一个个悲惨的村民,看到他们那凄惨的模样,听着他们那发自内心的呼唤,赤只觉得自己的心是那般的难受,

不知不觉中,他只感觉眼眶微微湿润,但很快,又用那强大的意志力将眼角的泪水逼了回去,他不能够哭,更不能在这些村民面前哭,在为他们讨回公道之前,自己绝对不能够哭,

“大叔大婶,”

阮红玲见到眼前这一幕,只感觉鼻尖发酸,一边的袁飞强也是如此,他只感觉心头发堵,身体不断抽搐着,

“大家别担心,恩公的本事非凡,一定会为我们讨回公道的,”阮红玲哭着说道,话音落下,却见那群村民尽皆神情一怔,随后同时看向了赤,

“恩……恩公,”有人疑惑地叫了一声,随后便是接二连三的传出类似的声音,对于阮红玲來说,她在村中的声望可是极高,所以她说的话,那是毋庸置疑的,

“恩公,求你为我们讨回公道啊,”

“恩公,石头村冤啊,”

……

说着说着,那帮村民们尽皆跪伏在地,口中传來一道道悲呼声,见状,饶是赤都有些吃不消,

“你们都起來,都起來啊,”

“现在我來了,一定会为你们讨回公道,不管是谁,做出了违背良知的事,我赤定然不放过他,可是在这之前,能不能告诉我,那帮人究竟是什么人,”

众人哭哭啼啼的站了起來,他们围成了一个圈,你一言,我一语的将这些日子以來发生的事情诉说了一遍,

听完村民们的叙说,赤算是明白了许多,那帮黑衣人,应该是來自于一个叫做云罗门的组织,他们似乎在筹划着一个惊天大阴谋,凭直觉,赤感觉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云罗门的总部在哪儿,”

“我们不知道,”

“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对你们下手,”

“听他们说,似乎有人杀了他们的暗夜护法,”

……

闻言,赤的神情一怔,心中突然涌出一股奇怪的感觉,难道自己杀的那名黑衣人,就是他们口中的暗夜护法吗,

不过,他们的消息怎么传播的那么快,从那黑衣人死去,到赤來到石头村,前后仅仅几个时辰的时间,难道说,他们早就有所图谋,专门设立了一个局,

想到这里,赤硬生生的浑身哆嗦了一下,心中升起几分不好的预感,似乎他一不小心,步入了一个无法摆脱的局一样,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将整件事情说得清清楚楚,听完众人的述说,赤心中的怒火就像地心的火焰一般,虽然有点猜到了结果,但当亲自听到的时候,却又是另一种感觉,

石头村,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小村庄,却被有心人利用,成为了一个惊天大阴谋的导火索,他们把那些善良的村民们,究竟当成了什么,难道说,仅仅是当成了实现他们目标的道具不成,

“云罗门,要是让你们的计划顺利实施,我就不叫赤,”

强压住心中的愤怒,赤心中暗暗的发誓,他实在沒有想到,云罗门会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更沒有想到,一个淳朴安详的村庄,竟然成为了阴谋斗争的牺牲品,

一想到阮红玲那般柔弱的样子,又想到村民们那凄惨的现状,赤只感觉心头发堵,一股战意,自他的心间升腾,一股杀意,更是自他的灵魂绽放,

“云罗门,给我等着,”

赤心头咆哮着,森寒的杀意顿时令四周的气温都下降了好几度,周围的所有人,都感觉到眼前的赤,似乎变了一个人似的,

便在这时,赤的嘴角轻轻翘起,众人只见到他的一双血瞳跳动着愤怒的杀机,那种眼神,就算沒有修炼过的人,也依然可以读出明确的意思:“一怒……要杀人,”

遵义治疗龟头炎方法
菏泽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三明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遵义治疗龟头炎费用
湖州妇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