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资讯网 > 时尚

世上再无李光耀

发布时间:2019-10-21 07:48:23

世上再无李光耀

■马晓霖

世无圣人,亦无完人,但不乏能人、奇人、贤人、善人,乃至伟人和超人。

23日逝世的新加坡国父李光耀,自然不是圣人,也肯定不是完人,但绝对是能人、奇人和贤人,甚至是善人、伟人和超人。

一周前的一次络恶意报丧

,将生命尽头的李光耀提前送达另一个世界,虚惊一场的各界感知一个漫长的时代即将结束。当新加坡官方正式宣布李光耀撒手人寰时,全球媒体瞬间被其名字和形象刷屏,有关其生平介绍和功过评价呈雪崩之势,铺天盖地。

这种全媒体、全方位的关注堪称奇观,各国政要和名流对李光耀的盖棺论定,甚至提前加冕的美誉更让所有政治家艳羡:“亚洲伟大领袖”,“世界级领导人”,“堪比丘吉尔”,“真正的历史巨人”,“伟大的战略家”,“当之无愧的新加坡之父”,“最睿智的领导人”,“为世界留下巨大印记的人”……

溢美之词过多

,形成堆砌之累,简而言之无非是杰出的政治家、战略家、外交家和国务活动家。在我看来,李光耀是一位东西合璧、精通辩证法的平衡大师,是经天纬地、驾驭世事并已出神入化的博弈巨匠。世上不乏各种能人、奇人、贤人、善人和伟人,但能集这些特点于一身的,恐怕也只有李光耀一人。若从格物、致知、诚意、正心、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链条看,李光耀则是全部到位的政治超人。

作为开国元勋和立国之父,没有那位当代领袖能像李光耀这样中兴国家、内外兼修且举世称颂。李光耀好比一位着文高手,不仅有极强的爆发力,而且有过人的持久力,把毫无前途可言的弱小殖民地书写成顶级范文,且一气呵成。太多国父功败垂成,或靠后人再接再厉;太多国父功过参半,晚节不保,甚至身败名裂。如果说治理大国绝非新加坡那般简单,但上百小国、穷国又有几多“鲤鱼跳龙门”,像新加坡这样由第三世界跃升发达行列?

李光耀也是在位时间最长的领导人,台前幕后掌握或影响政权达52年,并被部分政敌和媒体描述为“独裁者”和“家天下”。诚然,单说控权时间,李光耀比韩国朴正熙长34年,比叙利亚阿萨德长21年,比埃及穆巴拉克长20年,比也门萨利赫长19年,比伊拉克萨达姆长16年,比巴勒斯坦阿拉法特长11年,比利比亚卡扎菲长10年,甚至比古巴卡斯特罗还要长6年。但是,这些政坛常青树有那位生前功勋卓着到强国富民并堪称楷模的地步?又有几位得以善终且收获如此令人眼花缭乱的顶级桂冠?

同样主持顶层设计,规划国计民生,众多国父级统治者中也只有李光耀量体裁衣,因国制宜,创造性地把国家运行公司化,把国家建设城市化,将有限资源和人才集中优化配置,精准定位国土空间,糅合不同族群建构国家认同,恰当平衡福利与付出,实现全民就业和终身福利,并把勤政廉政与高效透明做到极致。构成国家的一切复杂元素,都成为“新加坡魔方”的有机组件,被李光耀调度、拿捏得恰到好处,给世界贡献了不同维度的“新加坡模式”,包括经济发展、社会治理、生态环境、文化多元、司法文明和对外交往。

李光耀显然是位铁腕人物,对一切妨碍国家发展的力量都决不手软,但他总体上不乱来不蛮干,而是借助司法渠道,政治较量,甚至经济手段搞定,堪为政坛枭雄。李光耀设计了权力结构但慎重消费所握权力;他拥有绝对威望但又避免任性滥用。李光耀位于国家金字塔尖却又追求私德洁净无瑕,以致任何政敌无法从人品、私生活和公众形象方面对其诟病,这种近似苦行僧的修炼自律,即使曼德拉和甘地这样的政治圣徒和道德典范都难望其项背,进而为其名正言顺地打造“理想国”奠定坚实的道义基础和舆论环境。

小国领袖容易受困于岛国情结,李光耀则不然。他作为战略家的过人之处,不仅在于对半世纪世界风云变幻的敏锐嗅觉和准确预测,更在于置身强邻环伺的险恶环境而游刃有余,既不与任何大国结盟,也不与任何大国交恶;既不搞等距离外交,又不碰大国利益红线,使得弹丸之地的新加坡友邦遍天下而不树一敌,他本人更是所有大国领导的座上嘉宾和高参。这种独立、自由、平衡和灵活的外交策略

,最终为新加坡赢得优越外部环境和良好国际声誉。很显然,这得益于李光耀深厚的东方文化底蕴和精深的西方教育背景,他非常清楚如何立于潮头而又如鱼得水,如何立足东方而又拥抱西方,如何谋求本国利益最大化而又避免与任何方面失和。与那些试图“老鼠戏猫”的同行相比,李光耀抓住了所有该抓的战略机遇,也躲过诸多强人覆亡的陷阱。

李光耀既是理想主义者,更是实用主义者,在他的世界里,无所谓东方西方,也无所谓民主集权,更不纠缠主义道路之争,任何面子和标签都非意趣所在,追求强国富民的里子和实效,才是恒定目标。因此,所有人类美好的制度设计和有效方式,都是李光耀治国安邦的工具和手段。他显然很清楚,最终衡量道路与模式的是结果,而不单是过程与路径。新加坡高收入、高幸福指数、高美誉度和高辐射效应就是最好评价,也是对李光耀本人混合治理模式的终极肯定。

大善不拘小节。李光耀的不凡还在于,为了实现一流的治国理政,不拘泥于任何外来挑剔,更不理会民主原教旨主义和绝对自由主义思潮的质疑和抨击,尽管他骨子里充满对西方的崇拜和向往,甚至为了降低沟通成本,嫁接最先进文明成果而不惜抛弃中文而将英文定为国语。李光耀想必明白,沽名钓誉换来的只是一时慰藉与荣光,给人民和国家带来持久和稳定福祉,并在史册刻下长久不灭的身影,才是伟人的理智选项。从这个方面而言,李光耀当然是大善之人,大伟之人。

李光耀走了,带走一个时代,也完成一个奇迹或神话。当然,有人不客气地说,新加坡不欠李光耀什么,因为很难讲是李光耀成就了新加坡,还是新加坡成就了李光耀。时势造英雄,承认“成就新加坡”其实就已经够了。世上再无李光耀,也难说再有第二个新加坡。无论如何,作为一位旷世领袖、治理超人,李光耀留下的精神财富和政治遗产,值得世人致以深深的敬意。

(作者为国际问题专家、博联社总裁)


安顺癫痫病院排名
贵阳癫痫医院哪家好点
贵阳最好的癫痫医院
在六盘水哪里有看癫痫的医院
遵义哪里有癫痫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