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资讯网 > 育儿

流年征文江湖郎中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1:56

  江湖郎中

  第一章蓬壶镇

  衬着四周阴霾的牌坊下,杵着一个奇怪的人影,他踮着脚,使劲仰视着牌坊上的刻字嘴里念叨着:“蓬壶……镇……”正是此处,嘴边泛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随之脚步轻快地迈进镇中伴着天边五更地敲打声,他一个人自娱自乐地唱道:“披金戴银一天仙,半升半降黄白钱川南狼哟哎,闹粉娘呀,遂草炒豆熬酥糖……”声音不大不小,意外无人出来兜头泼水,骂他扰人清梦

  他更加有恃无恐,唱得那个欢快,只是身边雾气浓浓,勉强看清每家每户吊在屋檐下的两点灯笼森白白的景象,一人走在道的中央,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像个地霸

  骤然间歌声停歇,黑影耸了耸肩上的药箱,尔后竟越过身边最近的高墙内,直步向一处院落

  他的耳朵异于常人,能放大听见某人的窃窃私语眼下,他定是听到一些慎人的勾当,才促使他爱管闲事,会会那两人

  砸开门,顿惊得屋内二人打了个寒颤桌上那盏油灯未燃烬,却熄了火,烟丝腾空绕梁黑暗里,孩子的啼哭声愈发嘹亮

  不待二人先质问,他清清喉咙学适才听见的话,一字不漏地重复说:“哥,这娃儿的心脏跳得好有力,一股子新鲜味从肌肤里透出来,馋得我口水流了三尺长上次你趁我尿急,独吞了全部,事后说好下次有猎物独留给我”咽了口口水,继续模仿道:“贤弟,哥哥我最近体虚,久遇那么新鲜的食物了,上次那夭折的婴孩心脏已腐烂大半怪难吃的,看在我几百年来对你的照顾份上,分我点,尝尝味道也好呵”语毕,阴测测地笑了两声

  二人半侧着脸,眼神分外狠戾,在黑暗中凶光烁烁显然是见过世面的妖怪,其一镇定下来,露出嘴里的一排犬齿:“你又是何方妖怪这猎物是我们兄弟俩先看上的”它身旁称弟的妖怪裂开血盆大口朝他发出野兽的嘶吼

  “恩,看来遇见的是虎妖和狐妖哩我姬无颜可不是妖怪,只是一个路过的江湖郎中罢了”

  二妖不信有他,有劲敌抢食,它们早不顾现下的境况,五官扭曲幻化出兽脸的轮廓

  姬无颜盯着它们怀里的襁褓,舔舔嘴唇慢慢靠近虎妖把孩子揉得更紧了,恨不得化进骨子里

  忽然身后亮起一盏灯,姬无颜正与它们对立着,隐约看出它们着一袭袍装,脸却变成另一幅样儿

  “屋里的灯怎么灭了二位胡大夫,我孙儿的啼哭病是不是喝了你们的药就可在三日内医治好”掌灯的妇人刚才亲自去灶上烧草药,炖壶上炉,得空赶紧回孙儿房里,记得二位大夫未走,要他们好生查看孙儿还有什么病,一并治了

  发觉屋中多了一人,她绕到姬无颜身旁:“这位是”扭头询问是不是二位胡大夫带来的小厮,“啊”地一声,手里的油灯落地“有、有妖怪”妇人当场晕厥,服侍在侧的两位女儿见状,托起妇人的身体,面色无不惊异,吓得喊不出声来

  妇人半阂着眸子,登时心急火燎,双手无力的抬起,口中喃喃:“我的孙儿……我的孙儿啊……”全身仿佛泡在水里,力气被抽得干瘪唯独剩下哆嗦的绵劲

  千钧一发之际,身侧的青年弓步一跺,趁二妖慌张欲逃之时,甩出四枚暗器

  “嗷呜”两声,狐妖似乎被命中,但在生死攸关当中,虎妖见情势所逼,弃婴救弟,把婴孩当暗器丢了过去

  妇人与女儿不忍娃娃血溅当场,捂紧了眼睛,嗓音终于冲破喉塞,惨叫出来

  “啊啊啊我的孙儿啊”

  “哇哇哇哇……”娃娃的啼哭声依然未止,怎么回事

  妇人与女儿透过指缝看见青年怀里抱着襁褓,顿松了一口气,借门外的月光,环顾屋内四周,方才吓人命的妖怪和大夫都不见了,不由心一沉,喊道:“坏了那俩胡大夫不会被妖怪吃掉了吧”

  姬无颜回身把襁褓轻轻送进她的怀里,面带微笑说:“我不知哩,来时就见到俩妖怪密谋要吃掉你的孙儿我帮你打跑了,不晓东家……有没有打赏呢”

  妇人被女儿搀扶起,一脸慈爱地望着孙儿的每一寸,生怕缺啥少啥,娃娃哭声洪亮如雷,她反而庆幸这哭声让她安了心对于恩公主动讨赏一说,女儿们面面相觑,心中诽腹:怎有如此厚脸皮的人呀不会是来诈叱吧对于妖怪,她们也只是粗粗打了个照面,现定了心,突生疑窦,他是从哪冒出来的神棍

  不远有人大喊:“朱娘,发生什么事我就来救你”黑影三两步闯门进入,双手半举扫帚柄他是听见妇人的惨叫,以为有贼溜了进来,在花圃地上寻了根长柄扫帚,拉着他带来的人,直冲出事的院落

  他见生人姬无颜,不等他解释一棒子挥下姬无颜见状,跌跌撞撞闪开对方的攻击,拍着心窝呼救:“且慢,我乃一介郎中,并非是贼儿、偷儿,莫要再打我了”滑稽的躲闪动作一改初时与妖怪相持的干脆、利落

  “的的确确他不是宵小之辈,少东家,大半夜您、您怎么赶来了”朱娘赶紧将娃娃塞到女儿怀中,岔开步子拉住她服侍二十多年的云少东家——云谦

  待桌上的灯再亮起,屋内的人影子多了几条妇人慈眉善目,于她那温润的嗓音非常协和虽衣着不似坐旁的公子华丽,倒也是干干净净、素雅有致丰腴的体态,投手举足间接受过好的教养她的女儿们和她长的有几分相像,全都是讨喜的胖脸蛋儿

  相比不容忽视的云少东家云谦,面目……可憎姬无颜嘴角努了努,这是他对少东家的第一印象

  言过其实,一看便是云谦正怀疑他的来路束冠的青丝一丝不苟,剑眉拧作川字,鼻梁很正,像是衡量他乃正义之士;细长的单眼皮里凝着两点墨瞳,散发出勃勃的生气,令人无法忘怀左边锋利的眸光下缀着一颗泪痣,冲淡了煞气,夹带股风流唇色点梅,淡色而丰润算不上顶好看,俊儒之姿嵌落在脸上,蜜色肤质为底延伸到喉结处,隔着红色的叉领,正红色的深衣裹住蜂腰,直裾底下露出虎头绣鞋履全身上下散发出富人的财气和他本身的清俊

  或许云谦也从未被人这般盯着看吧,脸色倏然一红,大力拍桌,使得灯座上的灯豆随之摇晃,影子忽圆忽缺

  “你小子不会是……”他可是常人,那邋遢的小子居然用狗眼“轻薄”他他是云家长孙,身份定比他高尚许多,岂容他无礼

  姬无颜不拘小节,收回视线,屁股客客气气坐回桌,等着朱娘重新介绍云少东家的身份

  朱娘察言观色,对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颇觉得好奇,很快被他粗莽的行为举止逗笑了,一点儿不认为他是坏人,反倒吊儿郎当的脾性更加吸引人可怜他在春寒料峭的日子里还一身粗布短打,顿时嗓音无缘更加温柔起来“恩公,这位是云少东家云谦粗妇乃是他的奶娘”她粗略介绍令姬无颜明白二人关系

  云谦“哼”了声,算是打过招呼,眼神恶狠狠地催促姬无颜还不快报上名来

  姬无颜冲着朱娘抱拳:“我叫姬无颜,是个到处云游的江湖郎中,为人好管闲事,最喜游历各处美景,顺道救助于人”

  “顺道”云谦嗤笑,笑对方夸夸其词,笑他医术浅薄才会做个赤脚医师“如果你是大夫,就来看看朱娘的孙儿为何一直啼哭”双手环肩,轻视表露无疑

  谈话间,娃娃哭累了,声音虽放小,可哭不曾停下

  姬无颜起身来到娃娃身前,睇眼巡视,正要将巴掌捂住娃娃的额头云谦突然跳起来,拍开他的手吼道:“你想作什不要搞其他小动作,你只要说明孩子的病况便可”

  他眨眨睫毛,这娃娃又不是少东家的,怎护得一丝不漏再说了,他出手诊断娃娃的体温,查看各种病的特点,方能对症下药,他不让他碰,他又能如何医治光看可不成吧

  刚要伸手再碰,云谦先一步抱走娃娃,斜视他:“就这点功夫就想医人若医死人怎么办你会负责吗”转身他对着朱娘软下声说:“朱娘,我替你把古大夫请来了,你知道他专帮父亲看病,对其他小毛小病也在行,就请他看看吧”不容拒绝的态度他把朱娘的孙儿当自家的小儿来看,并且他又喜欢孩子,自认古大夫要比江湖郎中有两把刷子现在骗钱的郎中多得是,假设弄错了药耽误了看病的最佳时机,一条小生命白白来到凡世间古大夫是家父专属医师,纵然家父缠绵病榻好几年,病症奇特,并非一朝一夕能痊愈,但也在他的医治下,保全了性命

  古大夫匆忙把身上的药箱搁在桌上,打开盖子准备医治呈云少东家看得起,昨个到今在邻村为人医治,不晓少东家在镇头等着他回来,一等便是数十个时辰不说,待斗转星移,见了面就火急火燎拉着他在街巷里窜,把他当风筝拉来跑去在路上,并告知奶娘家的孙儿得了怪病,医者父母心,他自甘尽力而为,已报得少东家的信任

  他用掌心测了测孩子额头上的温度,掌心余下温烫鼻水淌出,似有偶染风寒的迹象,四肢在襁褓里不安分的乱动

  这时候,姬无颜背手侃侃说道:“口眼相牵,手足抽掣,嘴角有沫渣,鼻里作声,颈项反张,壮热啼哭依我之见,他肺腑积热,有痫症”他向后拨开过长的刘海,双瞳里含着自信的星光嘴角勾勒出弧度,满意他自己的一番见解

  古大夫照他的话又查看了一遍娃娃全身的症状,果真如此,一针见血,不由朝云谦点点头

  云谦咬唇抽气,此人才一眼就看出病症,难道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他不高兴的问道:“你如何看出他得了这种病”

  姬无颜板起面孔,身上即刻褪去痞性,言辞犀利:“这么小的孩子无福消受,吃什么补品身子上下一股子好药材的味道平日有多食乳食吗”

  朱娘偷偷瞟了眼气得发抖的云少东家,没敢吱声他三天两头给孩子送的补身子的药材,推说孩子体弱,从小就该补的壮壮的她上前一步应声道:“孙儿和我们一同用食,最近乳食用的多了点”

  石子落湖的一瞬间停顿,姬无颜再次开口,先叹口气说:“乳食多食伤胃,胃肠积热,易积喉痰以后改食清淡之物,待娃娃年纪稍长,方食味浓之物,但不能长久多食”一席话颇有医中道理

  古代夫沉思揣摩,见他如此认真,云谦面色铁青,思及他差人送的补物,反倒是他害了孩子朱娘不忍当面责怪,他心虚的很,握紧拳头,在旁一声不吭

  朱娘掰开他的拳头,捏了捏掌心,用关怀的眼神告诉他,她不怪他,他是真心疼爱他的孙儿才这般做的,不知者无罪何况她也有错,动用了药材造成的

  手中的热度传递到心间,他少时做错事,奶娘经常捏他的掌心,安抚他长大后,他依旧没什么改变,此次好心办坏事,他有在反省,抬起头询问姬无颜:“还请你开个处方”没有服软的迹象,口吻里多了丝诚恳

  朱娘的女儿对他刮目相看,立刻取来笔墨砚台姬无颜执笔一挥,草草写下“腊雪”二字且告知取霜法

  屋里的气氛不知不觉和气融融了起来天边像是炸开一丝暖阳,悄悄射进窗柩,撒在人的身上

  姬无颜并无感觉到温暖,反而察觉到心口一冻,很快感觉四肢行动迟缓、麻木

  正巧,朱娘问他想要什么,意表感谢,他想都不想,开口说:“给我烧一大锅红枣桂圆,现在马上立刻”他捂住唇,嗓音里透着一丝颤栗

  云谦至始至终注意到他表露出的怪异,他很冷么

  见恩公如此猴急,不多想,朱娘差女儿快点去灶房煮点桂圆红枣羹来

  云谦把处方借来给古大夫看,待没有问题后还给朱娘

  姬无颜垂下头,掩住嘴角的冷笑,那人还是不信他哩无所谓,他现在冷的慌,横竖他待会吃完那东西他就可以离开了

  一面之缘不过是一缕云烟,何必记挂于心头

  古大夫小声询问他是不是有病在身劝解他自己身为郎中,别不要炜疾忌医

  如果告诉他百年前他就已如此,平常人会不会才反应过来他是那“妖怪”呢童颜鹤发,外表的皮相最容易诱惑他人的眼睛

  等待的时辰里,姬无颜面色褪去了血色,白得煞人云谦不由心惊,他怎么了真的冻成冰人吗好奇怪,下意识伸手去触碰他,然而对方反应极慢,触手的冷意冻到心尖里,简直不信人的温度可以这般低

  发现他的怪异,姬无颜弹出原位,暗怪自己大意瞧对方一副迷津欲问,朱大娘的女儿适时出现,两手隔着两块布把一锅滚烫的羹拎了上来

  姬无颜抢过她手里的调羹,马上勺了一口,在嘴边吹了口气就往口里送去

  天,这种吃法,不把舌头和喉道烫坏吗云谦眼尖,看见他松开嘴上的手,唇色发白,白里泛着紫姬无颜到底是何许人也

  大伙见姬无颜吃相极为不雅,囫囵吞着红枣和桂圆,几乎不吐果核惊诧间,把羹汁倒入腹中,不留一滴等放下锅子,面前的人红光满面,印堂鼓鼓泛着诡异的粉红

  再细瞧姬无颜,眉毛伸展,两眼里酝着满足,鼻子下双唇红如滴血,照古大夫用医话说,那是充血胡渣上泛着粘稠的晶亮,应该是沾了羹汁

  他随意在短袖上抹了抹嘴,起身道:“救人于水火,一命救一命,就此谢过我该启程了,大伙就不用送啦”耸了耸肩上的药箱,出口告辞

  朱娘捂住唇,惊骇他就这打扮离开了

  共 42 08 字 9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好让人流连忘返的玄幻小说,故事已两百年后的蓬壶镇为背景,一场相遇,衍生出几多故事,生生死死总关情,为情守候,为情释怀,人世间,世世代代总缺不了一个情字感悟生与死这个恒古不变的主题第一章:蓬壶镇一个爱打抱不平的江湖郎中来到这个镇中,偶然听见狐妖和虎妖密谋想伤害孩子的勾当,他出手相救孩童的奶奶朱娘是一位富家子弟的奶娘,幸得姬无颜的相助,同时与赶来的富家子弟云谦撞了个面,为救治孩童彻夜啼哭,云谦要他和请来长期救治的古代夫做个比试,看谁能救治好朱娘的孙儿起先云谦对姬无颜有了轻视的目光,对他江湖郎中的身份更是嗤之以鼻古大夫的医术不敢恭维,对于诊治只懂皮毛,言辞也颇不专业这让一旁的姬无颜面对孩儿的病症三言两语出尽了风头,并厚脸皮讨要奖赏,想不到却是一碗红枣莲子羹,倒让所有人诧异治完病,姬无颜准备离去云谦这才对这人的医术听之信之,为后文买下引线最后待他追出去时,便不见来路第二章:桥祭姬无颜因吃了太多上火之物失血晕倒在侗清寺门口,为感谢和尚的救助,治好了行动不便的堂主子缘的腿,主持认为姬无颜与寺院有缘,又治好了弟子所以对他肃然起敬子缘对此人抱有怀疑,第六感认为姬无颜会带来祸害,便将姬无颜敢离寺院适逢云家桥祭一事,住持将请柬派给弟子子缘前往行法搞定此事正在做法事之时突生状况,子缘、云谦和看热闹的姬无颜再次相遇妖怪作祟,雪耻报仇子缘遇险,姬无颜不计前嫌,再次将子缘救出与云谦回到云府第三章:云家姬无颜尽力为子缘施针救回子缘姬无颜与云谦出乎意料发现一个奇怪的碎片,云谦便察觉姬无颜不与常人一般在云府姬无颜发发现一女子,她的相貌与一位故人颇为相似,生出疑惑,不禁茹莽行事惊动了女子和她的家人第四章:迷惑就在云府上下以为姬无颜有意迫害表 红颜而捆绑到柴房时,被曾经救过孙儿的朱娘解救,以礼相待就在姬无颜整理自己的药箱时发现少了一张牛皮纸牛皮纸上所画的那个人像极了表 红颜后来那张牛皮纸在云谦的手上,云谦把他当成情敌一番探问,后水落石出,却无法将此时公布于众,遂叫姬无颜离开云府姬无颜做起自己自己的老本行,云谦时而光顾,偶然间发现姬无颜会治隐疾,却治不了他,二人产生矛盾之后数日不见云谦,姬无颜以为他情绪不稳,放心不下跑去云府第五章:枯木再生云谦的父亲常年卧病在床,这让孝子云谦心痛不已,云谦求助姬无颜医治父亲,可是人的老去是无法挽回的老人知道自己不剩几日,叫来儿子亲自嘱咐,要他小心红颜表 的红颜却不知云谦父亲的想法,得知云谦父亲的病而终日闷闷不乐,作为从小指腹为婚,同住一屋檐下的红颜,于是想来一个法子——冲喜,一方面催促云谦娶她,一方面说是救云谦父亲的条件埋下暗线,慢慢道出红颜身世迷离,后经一番调查,知晓了姬无颜的所有秘密第六章:因果云谦为了父亲和红颜成亲,目的为冲喜,心中又愧对红颜,因为他的隐疾所以日后不会有子嗣姬无颜以自己的事例告诉云谦,如何去爱人,这一番话启发了云谦面对红颜的决心然而风雨欲来,隐藏的阴谋逐渐浮出水面第七章:十二茶花仙原来这红颜是十二花仙子之中的茶花红鸾,当为云府的祖先一直保佑云家老小,就算云谦身子那么虚弱依然安然无恙地活着,同时她爱上了凡人云谦原从京师搬迁途中遭遇不幸,所有人马遭遇灾难,打小对表哥云谦倾心的红颜也是一路相随,连家传的花也带着那时遇见的一个女鬼救活了云谦便离开了,云谦醒来后见红颜死去,他悲伤交加,茶花仙红鸾附身为红颜,望云谦能振作,一路相随但从各种事宜来看她对云谦的感情是真实的第八章:杀鸡取卵红鸾已去虚弱的云谦以为女鬼墨黎为红颜,一时诉衷肠子缘也认出了这墨黎正是当年伤他腿的女鬼但并未向姬无颜那般已作出抉择姬无颜为救云谦,不得不暂时放弃追杀墨黎救活后的云谦一门心思想着红鸾,希望能在她转世后还能看见她临走前,姬无颜告诉云谦,红鸾并无死,而是活在心中为不老编制着一个梦,之后启程去杀墨黎来结束这一切第九章:降妖云谦养花的同时却惦记着有一天与走散的姬无颜相遇,可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某日,一个小和尚前来报信,云谦料定在寺院一定能见到姬无颜见姬无颜有难,他想未想就去相助在墨黎得到第100个碎片,墨黎的回忆重回到身体里,悔恨的她要姬无颜杀了她,姬无颜的身世也缓缓道出尾声:不老是一种传说姬无颜是墨黎与秦国君主秦惠公的私生子她在死后诞下姬无颜,希望他能活下去渡了一丝魂魄给儿子,却不料儿子成了一个永远不老的男人,而自己因命的捉弄化为厉鬼徘徊在凡间姬无颜为此经历了不少磨难墨黎是一个亦正亦邪的人物,也曾救助过云谦,当时云谦毙命尚小,墨黎通过取回碎片慢慢取回记忆,错把年小的云谦当做姬无颜,后来为了记忆回到故乡,从长大后的云谦身上取回碎片尾声更像是一个上一代结怨的原有和到今日,秦始皇对不老的追求,包含了许多真相在里面子缘生在佛门,可内心被仇恨蒙蔽,向姬无颜复仇子缘对不老的羡慕,对爱情的痴情,不老只是一种传说待云谦仇恨不老的岁月,茶花依旧是茶花无法轮回的爱情,破裂的友情,记忆永远不老构思非常精妙的作品,读来如若恍然隔世【:温柔小娴】【江山部精品推荐01 0 2809】

  1楼文友:201 -0 -27 15:27:1 天,灯灯,我滴个乖乖这小说写的,有看点

  我表示,我永远膜拜你

  亲,抱抱 一个热爱文字而不靠文字过活又不甘平凡的伪小资,一个不断在文字中寻找自我完善自我的80后母亲喜清宁,崇尚简单

  回复1楼文友:201 -0 -27 21:11:18 感谢娴妞花了大量笔墨写评~鸡冻

  2楼文友:201 -0 -27 17:07:19 看到墨黎我抽抽了,小说写的真心好,我还没看完,待我看完细说

  回复2楼文友:201 -0 -27 21:11:55 慢慢看,很长

  楼文友:201 -0 -27 17:11:20 终于 终于贴上来了 灯卿啊,你终于良心发现了啊泪奔

  回复 楼文友:201 -0 -27 21:12:17 被你当头喝棒

  4楼文友:201 -0 -28 08:0 :18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相逢,用文字找寻红尘中相同的灵魂

早期佝偻病症状
云南生物谷药业怎么样
维生素D不能和什么同服
心动过缓的护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