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资讯网 > 美食

美媒称金钱扭曲美國外交政策已招致國民众芣

发布时间:2019-11-29 01:47:58

据美国《大西洋月刊》杂志站日前报道,针对美国的世界地位争议重点不是存在于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而是在精英人群和普通民众之间。

上周日(8月10日),在杰弗里·戈德堡(Jeffrey Goldberg)的采访中,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Clinton)在叙利亚、伊朗和加沙问题上,比奥巴马总统(BarackObama)表现出更加强硬的态度。观察员认为这是她准备竞选总统的志向。

态度强硬,这是政治上的聪明举动。这在关于2016年总统竞选各种媒体报道中简直是根深蒂固。但这也匪夷所思,因为在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中,投票数据表明绝大多数美国人认为美国的外交政策已经过于强硬。长久以来,相比国内政策,美国的外交政策都是精英说了算,公众意见的作用不大。但是今天精英与大众之间的意见分歧在近几十年来中是最大的。无论他们的外交政策看法如何,美国的民主政治存在着一定问题。

看看希拉里与奥巴马总统关于这个问题的不同做法,希拉里尖锐批评奥巴马总统迟迟不愿军事支援叙利亚的反对派。但这一精明的政治手法却让希拉里得到的支持者仅有20%。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Center)调查美国人是否愿意军事支援叙利亚的反对派,最后一次的数据表明只有20%的民众同意,而达到70%的民众反对。同样在这次民意调查中,调查对象对关于叙利亚国家采取的政策大多数人都认为“美国的军事卷入过深”。

希拉里对于伊朗拥有浓缩铀的权利的态度也比奥巴马更加强硬,这一点使得他们与德黑兰最终达成核协议的难度加大。许多评论家认为希拉里对叙利亚更加强硬的态度从政治上看真是精明敏锐。但是,民众依旧更认同奥巴马总统的做法。据美国马里兰大学(UniversityofMaryland)7月的一民意调查了解,达61%的美国民众支持达成限制但绝非禁止伊朗浓缩铀的协议,只有35%的民众认为应完全的限制德黑兰的浓缩铀。

总而言之,希拉里明确表示她支持干涉主义的外交政策。与奥巴马不一样,她的谈话基本不涉及因为美国对外战争造成的财政压力,也很少谈到平衡海外义务和国内资源的需要。但是,于此美国民众依旧站在奥巴马这一边。去年皮尤研究中心的一个调查表明51%的美国人认为美国政府对外事务干预过于频繁,只有17%认为政府对外事务还不够。这并不意味着美国人想退出世界舞台。据这一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人支持美国进一步融入全球经济。美国人可不是孤立主义者,他们只是不希望当世界警察。据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只有12%的美国民众希望美国成为“唯一的世界霸主”,而达52%的民众更乐意见到美国只是“与别国一样积极”,与别国分享全球的领导地位。

考虑到上述结果,为什么评论家们认为希拉里的强硬态度在政治上是精明的呢?因为大概过去的一年中,随着乌克兰冲突以及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 Shams)兴起,尽管大多数民众反对强硬,但精英的态度越来越强硬。关于外交政策,主要的分歧实际上不是在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而是在这两党领导和他们民众之间。当问及武装增援叙利亚反对派,允许浓缩铀的伊朗政策以及美国在世界上是否或多或少该做些什么时,民主党和共和党大多数人持主和态度。每个问题中,党内持不同意见的占不到5%。

当你比较美国民众和精英的态度,你会发现真正的意见分歧。例如,据皮尤研究中心调查,34%共和党成员倾向于希望美国国外举措减少。相比之下,两党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中具有威望的成员20%倾向美国应加大举措。

这就解释了保罗·兰德的态度为什么也转变的更加强硬。最近几周,保罗大幅度的加强反对俄罗斯,阻止限制核伊朗问题(之前他对这类问题不予重视),承诺支持美国对以色列提供援助(另一大转变),以及不阻止轰炸伊拉克。他也雇佣了约翰·麦凯恩(JohnMcCain)外交政策顾问团的一名成员。

保罗表明立场并不是为了赢得实际的投票。鉴于共和党大部分人反对武装支援叙利亚反对派,希望与伊朗达成协议,希望美国不要过多的卷入国际军事冲突,保罗很可能通过坚持主和的态度获得更多民众的支持,从而在选举中脱颖而出。调动他积极性的并不是新罕布什尔初选,而是那些无形的初选。保罗已经热情的寻求大老党(美国共和党)捐赠者的支持,他们总体上态度比共和党强硬的多,且威胁到了他的候选资格。据政客,他向若干名捐赠者阐明自己的外交政策在不断“改变”。

我们见证的是竞选筹款如何改变外交政策辩论的个案分析。

希拉里的强硬态度更发自内心,自15年前她进入选举政治以来,她在民主党派内一直保持着强硬的态度。要不是因为有钱的精英对总统选举的影响,她采取与民主党不同意见的难度会更大。希拉里之所以在2008年落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支持伊拉克战争,而奥巴马并不支持。如果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一个有利的挑战者将希拉里目前的干涉主义政策与之前的干涉主义政策联系在一起,以“她仍旧没达到目标”,他们会获得一部分人的支持,特别是在爱荷华州,因为那里民主党人特别主和。

然而几乎没有证据证明有严肃的挑战者考虑采取这一方法。部分原因是民主党初选投票这关注的不是在伊拉克战争中他们的外交政策阻碍了他们,虽然绝大多数主和。另一部分原因是像伊莉莎白·华伦(ElizabethWarren)这样的激进的民主党派人士受到了捐赠者中强硬态度的影响。这一点在中东问题上尤其明显。例如,调查表明民主党大众尤其不满以色列最近在加沙地带的战争。但是7月份,像华伦这样的热血革命者都认为参议院的结论太过强硬以致于他们不承认在加沙地带有任何巴基斯坦人死亡。

从历史的角度分析此时此刻是值得的。一个世纪以来,美国通过相对不干涉的外交政策响应虚无缥缈的战争。这在一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后出现,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后再一次出现。此时和过去才去这一政策的区别在于金钱在政治上的影响。在许多问题上,政治家们需要从财政大亨中筹集大量的资金,这让他们响应一小部分人,而对其余人不能积极响应。众所周知,竞选筹款方式扭曲了关于金融监管的政治辩论。今年我们见证的是竞选筹款如何扭曲外交政策辩论的个案分析。

2008年,奥巴马竞选成功部分原因是他与两党中态度强硬的领导人采取不同的态度,他们的外交政策导致了伊拉克战争。6年之后,奥巴马总统依旧坚持原来的态度,美国民众同样如此。尽管精英舆论愈演愈烈,直到2016年,他们的言论——而不是民众的意见将会左右这总统竞选演讲。怪不得美国人个个愤世嫉俗。(信莲)

排球
食疗养生
孕育营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