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温州资讯网 > 历史

长生证道 第三百二十二章 附骨之疽(下)

发布时间:2019-09-25 15:14:49

长生证道 第三百二十二章 附骨之疽(下)

听到凌小宝如是说,凌霄却是微微一笑,道:“不用,你先休息一会儿,让我来。”

不等凌小宝答话,凌霄便是心念一动,一张白气隐隐的符箓便出现在了他的掌中。

现在,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

伸手一扬,手中的白符倏然发出一道霞光,片刻便以凌霄为中心,布下了一道符阵。

接着,他又伸手在自己胸前的玉佩之上一抹,顿时三道绿光飞舞而起,然后列成一排飘浮在凌霄面前不动了-又是三张闪着淡淡绿光的符箓。

这两样都是凌霄在时光速界里面闭关的三个月里,炼制出来的斗战符。

对方境界太高,只凭一种符阵,恐怕未必能挡得住,所以凌霄决定采取阵中套阵的方法。

他手指对着况明真虚空点了一点,一滴血珠便从她身上轻轻飞起,融入到了中间的那枚符箓之上。

接下来,凌霄屏息凝神,双手开始不断地掐诀起来,在他面前出现了一行行玄奥的银色符文。

跟着,他口中一声轻喝:“去!”

顿时,那片符文集体化作了道道银芒,将三道符箓一裹而入。

“疾!”

凌霄再度一声叱喝,一道法诀打在了中间的符箓之上。

顿时,由中间符箓带领,三枚符箓在空中疯狂地旋转起来,道道绿色的光芒向着四处辐散而开,最终在凌霄身前的地面之上,形成了一道看着异常玄奥的符阵。

“没!”

凌霄又是一道法诀打在符阵之上,只见那个符阵微微一颤,接着嗤的一响,融入地中不见了。

他看着符箓消失的地方,微一沉吟,又一口气抛出四张颜色各异的禁制符箓,分别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布下。

然后,他又从怀里取出一枚圆圆的黑色小珠子,正是那个雷暴裂骨针。

他将其轻轻地放在了符阵的中心位置,接着袍袖一挥,在其上面覆盖了一层薄土和树叶。

最后,他用灵识扫过两遍,发现整个符阵的气息已经被彻底掩盖,根本就探测不出来任何的一丝一毫,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是什么符阵?看起来好像还挺厉害的样子!”一直在一旁观望的凌小宝张口结舌:“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多的花样?”

“嘿嘿,这是我研制出来的‘灵符组合杀’,接下来就让后面的那个家伙来尝尝味道。”凌霄得意地一笑,然后再度抱起况明真,带着凌小宝飘然而去。

……

一刻钟之后,红光一停,阴鸷老者的身形出现在了密林上空。

“咦,人呢?”

阴鸷老者眼中的寒光不断闪烁,身形稳稳地悬浮着,神识却不断地扫描着密林下方的一切。

“明明感觉到那个小贱人的气息就在这里的啊,怎么什么也没有呢?奇怪,奇怪,没想到那个小贱人的逃命之术竟然如此了得,看来抓到她之后还要好好对其盘点盘点!”

扫描过两遍之后,始终还是一无所获的阴鸷老者不禁再次皱眉,脸上神色显得极是阴沉,都能挤出水了。

下一刻,阴鸷老者身形不动,脚下的罗盘却离足而飞,自行飞到了密林上空约数米之处,接着噗的一声轻响,罗盘四周的边沿,散发出道道红光,形成一个光罩将密林的某片区域笼罩起来。

突然之间,罗盘嗡嗡地震颤起来,那些辐散的红光全部凝聚起来,形成一道光柱射在里密林的一处。

“哈哈哈,原来是隐身术!”阴鸷老者开怀大笑一声,接着目中厉色一现,右手对着那处狠狠一轰:“给我滚出来!”

只听轰的一声响,凌霄之前布下的符阵彻底激发开来,一阵绿色的浓烟冲天而起,绿色烟雾之中裹挟着一大蓬细小的寒芒,在空中交织成一道收割的密,向着老者所在的方向一卷而来,其密集的态势,令得老者面前的天光都是倏然一暗。

“该死!”

阴鸷老者一声厉喝,周身气息猛然爆发开来,一道光长剑瞬间便被祭出,在其身体周围环绕飞舞起来,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光轮。

叮叮叮……噗噗噗……轰轰轰……

一连串令人心悸的声音响过,被阴鸷老者面前的光轮将激射而来的寒芒全部剿灭,部分从其身旁擦肩而过的寒芒,仍以一种摧枯拉朽之势,将周围的两棵大树像是割麦子似的放倒,轰然倒地!而其他受创的树木,枝叶瞬间便被扫荡一空,说不出的萧瑟!

“居然是暗器!”阴鸷老者气得一蹦三尺高,跳脚大骂起来:“可恶!该死!卑鄙!无耻!”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对方不仅在此地布置下了如此隐匿的符阵,而且更让他吓一跳的是,对方还在阵中布置了高爆型的暗器!要不是他修为足够,恐怕今天就栽在了这里!

到时候,他可就成了灵修界第一个被暗器射死的灵化修士,简直丢死人了!

“小贱人,今天老夫定然跟你不死不休!”阴鸷老者胸中的怒火直似要将空中的云朵都要点燃,眼里的目光化作宛如实质的剑芒,狠狠刺向了意念之中况明真的影像。

直到这个时候,他仍然将这一切全都算在了况明真的头上。

不过,很快他就又发现另外一件让他大为抓狂的事情。那些暗器虽然很快消失殆尽,但是那个绿色的烟雾,却在他的面前蔓延开来,将整个天空都变得绿气森森,竟然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然而让他稍感安慰的是,经过他的探测,这一片绿色烟雾纯粹就是困人使用

长生证道  第三百二十二章 附骨之疽(下)

,本身不带有任何攻击性,既没有毒性,也没有威能。

“哼,只不过浪费一些时间罢了!到时候,这些老夫都会连本带利地算在你的身上!”

阴鸷老者虽然被凌霄的捣蛋搞得越来越是火大,但他毕竟是一名灵化境高人,当即对着面前祭出的光长剑一指。

蓬!

一大股火焰从剑上喷出,瞬间便形成一片漫天烈焰,向着弥漫空中的绿色烟雾焚烧而去。阴鸷老者动了真怒,不惜耗用灵力,欲要强行在绿雾之中开出通路。

这道烈焰甚是厉害,而且它一旦燃烧了一片区域的绿雾之后,接下来就好像烈火烹油似的,烧得越来越快。很快,紧紧半盏茶的工夫,烈焰便将前方的绿雾扫荡一空,凌霄布下的阵法也就此化为乌有。

紧跟着,阴鸷老者的身影一闪而现,神色阴冷地重新踏上红色罗盘,在空中化作一道长虹激射而去,片刻便在天边消失了。

……

“不好,那个老家伙又追上来了!”

正在一处山崖之上运功调息的凌霄,突然听见脑海之中的凌小宝急声说道。

算下来凌霄已经全力以赴地奔跑了近四个时辰,为了甩掉后面的阴鸷老者,他甚至还加入了清风化翼。但这样一来,如此高强度的奔袭,而且还带着一个人,即使以他现目前的灵力,也感觉有些供应不上,一颗心简直跳得都要跃了出来,实在坚持不住,只好停下来稍微喘息一下。

哪晓得,他刚刚才找了一处地方坐下调息,身后的敌人又再次追了上来,就好像身上的附骨之疽一样。

凌霄睁眼一看,眉头不禁紧皱起来。

他的面前赫然再次出现了那幅星空图,上面也是有着刚才逃跑之时凌小宝在沿途布下的一些探测点,此刻这些光点正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爆开,使得凌霄面前的星空图也有些轻颤起来。

“没想到我的符阵这么快就被那个家伙攻破了,看来他的手段应该不是一般的厉害!”

凌霄感受着那股冲着自己飞快接近的气息,心中再次将危险程度调高了一个等级。

这还是他第一次跟灵化境的高人真正意义上的对撼,他原本寄予厚望的镜影分身和组合符阵,似乎都对对方起不到太大作用,不禁令他大为惊骇。

“唉,可惜空灵纱放在了小雪那里,否则要是有它在手,我也可以把况师叔稍微隐藏一下……”

凌霄心中正在思虑,突听凌小宝用一种决然的口气道:“凌霄,要不然咱们自己走了吧!”

“自己走?”凌霄一下子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凌小宝道:“你这位师叔反正也跟你没什么交情,而且现在你能为她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如果现在我们还带着她,那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大家一起同归于尽。如果我们自己走,以你现在的速度,或许还能留得有用之身,以后再找机会为她报仇便是!”

“不行!”凌霄断然地道:“我绝对不能放弃她!我可以死,但是我绝不能当一个懦夫!而且还是一个丢下女人逃命的懦夫!”

凌小宝急道:“这不是懦弱,这是权宜之计,岂不闻……”

“小宝,不用说了,我意已绝!”凌霄坚定地道:“我不会丢下任何朋友,不管我即将面临多大的危险!”

他看了凌小宝一眼,忽而伸手在脖上一拽,拉下胸前系着的那块玉佩,正色道:“小宝,你快走!”

西安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西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西安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西安治疗阴道炎方法
西安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